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企业快讯 >> 内容

未来趋势巨变,应该让中国首富马云感到震惊的口号:让天下没有倒闭的企业!

时间:2018-11-6 21:33:39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核心提示:玩“生态圈”荣登中国首富的民族英雄马云 摘自网络■ 僰人多同孙《中国大河风暴——长江纪行、黄河纪行》。在《发现乌江》的开篇,他这样写道:“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翻开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版图,有...

玩“生态圈”荣登中国首富的民族英雄马云  摘自网络

■  僰人多同孙



  《中国大河风暴——长江纪行、黄河纪行》。在《发现乌江》的开篇,他这样写道:“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翻开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版图,有“两条一青一黄的长龙”,就那样象母亲的一双手,托起中华56个民族的文明与沧桑。正因为如此,有人把这“两条龙”称做中华民族的“母亲河”------她们是北方的黄河,南方的长江!



  因为这篇文章,他不当老板当生态记者。因为这篇文章,揭开夜郎神秘面纱,精准定义人类“文化”之秘。7年,“夜郎一哥”发疯般“上庙拼低保”也要搞《发现乌江》,他不信,贵州就出不了比马云历害的人。在马云20年前喊出: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后,今天,他为大国黔商献策建设互联网丝绸之路,喊出了这句口号:让天下没有倒闭的企业!

  民族英雄马云多次谈贵州,谈贵州的大数据,也谈过贵州的茅台酒,那些在空中飞来飞去的东西与茅台酒为啥好凭啥好这样让他也不信的问题。但好象就从来没好好对“黔商”有些大的说法。更不用说谈他对贵州人提出的“生态智慧链思维公式”的看法了。贵州农民出身的记者精准定义了人类“文化”之义,并用这个定义来计算马云的“生态圈”,在互联网上多家网站转发对马云文化的看法,作为中国首富的马云没有发声,但这并不等于马云没有在后面去作思考。大数据中心在贵州,这下贵州有这样的人竟然识得破他的“生态圈”的厉害,这可不是玩的。所以,马云现在应该很痛苦,他也一定在反思,“天无三日晴、地无三尺平、人无三分银”的穷乡僻壤,怎么会突然冒出“夜郎一哥”这样的人来?

  问题绝不仅限于此,在贵州,还有全球贵州博士群的那个李从国,老是成天在痛喊“天造人化”。再就是贵阳又跳出个曹维希,和“夜郎一哥”搅在一起,开始打造全球公众生态互信万链。那么,生态智慧链思维公式里的中华精英文化包含于内。假若黔商联盟,听了疯子夜郎一哥的,下步荣登中国首富的,必是中国黔商。道理很简单!


   

      不要小看贵州人静悄悄的。他们在开始打造“华夏第一圣泉”,还有生态互信商城“批发架”。贵州本身就是地球万亿年造山运动创造出来的原生态批发架。

  上面这两幅图也是可怕的信号,贵州这头西南丝绸之路上沉睡千古的雄狮加“黔虎”正在醒来!

  在贵州,还有个任正非。就是那个被认为“没啥文化”的陶华碧,她的老干妈油辣椒制品,早已进入全球市场。阿里帝国的明天在哪里?

  精准定义人类“文化”之义的“夜郎一哥”记得上半年曾经筹划发起一个智慧企业家重走西南丝绸之路的寻访“僰道”之行活动,时间转眼到快一年,闹了半天,雷声大,雨点最后却始终没一滴能掉下来。“我在贵州和好多老板讲这个重走“僰道”的意义,有感兴趣的,但是马上他就问我,这个去主要是做什么,如果没有人买单,很不划算,等和股东们商量一下再说。”他告诉 僰人多同孙。

      国家推进丝绸之路经济带和海上丝绸之路建设,国家发改委和外交部召开了推进“一带一路”建设座谈会,参会的除西北五省区外,西南有重庆、四川、云南、广西等四省份,东部有江苏、浙江、广东、福建、海南等五省与会。西北五省区与北方丝绸之路有关,东部五省与海上丝绸之路相联,西南四省份与南方丝绸之路结缘。“有趣”的是:南方丝绸之路首当其冲的排头兵贵州省缺席。贵州丧失了话语权,以至贵口难开!

贵州贵山贵水出韭菜坪竹根水,滋养古老民族的“噶几夺咖”。刘世艳 摄

      是历史对贵州的误会实在太多吗?因“蜀布、蜀枸酱、蜀犍为”皆冠以“蜀”名,一名障目,不见贵州!

     然而揭开夜郎之秘,寻找到“汉源僰根”,对于人类文明中央中心的长江、黄河流域来说,牛栏江以东的云南省昭通市大部县区、贵州威宁、赫章、七星关区及纳雍县大部分乡镇在内的“神秘消失”两千多年的这个夜郎古国,其作为世界东方国家层面最早开发的生态经济特区,夜郎文化作为古代生态文明的灵魂,其价值的巨大,很多黔商看不懂,看不明白,更不要说看得远,看得深!这就是黔商的问题了。

      举个例子,茅台酒为什么好凭啥好?这个在数博会上也为马云质疑的问题,当有记者揭开这个秘密:地球万亿年造山运动带来的富矿富氧、阳光、空气及水、微生物等生态环境,加古代僰人特殊的农耕、酿造,窖藏及窨制技术使然。就这个简单的原理,记者多次发文,但还是没有黔商去看懂,听明白,然后去行动。

    学浙商去行动。当然,学浙商去思考问题,作问题思考。

中国黔商,不要再容忍这样方式的历史文化发掘。这是黔商的悲哀,不是媒体到的悲哀!

       茅台酒为什么好凭啥好?知道答案后,就为“黔货出山”中的“滇货、黔货、蜀货”找到了品质的根基。

      “夜郎一哥”说起这事感到辛酸:在贵阳,几乎所见到的老板,都在谈帮他介绍政府或外地企业的渠道,尽快招商引资,尽快上马项目。恰如艾丰先生所说,很多人想的是一夜就发财,马上就发财,不能安下心来学马云去做好事,脚踏实地地去做事。

     夜郎马帮文化里的生态智慧链,“夜郎一哥”与几家大企业老总进行交流,一个个听得云里雾里,有一位老板最后终于发声:夜郎马帮关我什么事?能给我带来什么?听“夜郎一哥”说已揭开夜郎之秘,不少人笑,这个得有专家认可,然后政府要我们做什么我们才会去做。搞电商,发展互联网丝绸之路的建议,很多老板更是听不明白。

     很抱歉,还有四川人在发起冲刺“蜀道申遗”。

     提及“企业文化”,有老板告诉“夜郎一哥”,别开口闭口谈这个“文化”,这样“你会走一方黑一方!”

理论,来自于实践。真理,来自于历史文化与现实的融合创新。

      揭开红二、六军团野马川会议对于乌蒙山回旋战的重大价值,建言打造“乌蒙红色大经验旅游区”,这背后,有多少大项目?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一说就明白。但是,“夜郎一哥”说他被当作最大的“神经病”。

     但是,精准定义人类“文化”之义后,找准“文化”就是“人类战胜自然和改造社会的方法与技巧,加生态智慧链的思维公式”后,按照这个定义去进行“企业文化”这个,事关企业生死存亡的灵魂的设计,就可战无不胜!

    你说你的!没人去听。听了也白听。

    “夜郎一哥”曾找机会与多位黔商谈任正非的企业文化之集体主义,谈陶华碧的企业文化及“陶华碧文化”。有一位老板找出一份报纸,说这个陶华碧“没什么文化”。啊?“夜郎一哥”很吃惊!把老干妈油辣椒制品做到全球的陶华碧会“没文化”?

     然而不管你看不看得懂,看不看得明白,看不看得远,日子很不好过的2018年企业倒闭,老板跑路、跳楼的新闻还在发生的2018年,马云通过玩他的“生态圈”,荣登中国首富!

中国黔商,要读懂这本书。没有精英文化智慧,不敬畏精英中华智慧,就要益那悲歌!摘自网络

      西南丝绸之路上,贵州,是要冲,更是世界东方生态文明,凭借夜郎这古生态文化在两千多年前就玩起的“生态智慧链思维公式”的源泉之地。不信,去买几本《史记——西南夷列传》反复研读,公元前111年,司马迁随征西南夷,对如何在贵山贵水间用取材容易的竹来搭桥,了解很透,作为时代大文豪,司马迁就因在西南夷为生态智慧所启发,故而在写作《史记——西南夷列传》时,一是绕山绕水,二是“云里雾里”。比如他写房间里有三个人,但只交代前两人的位置,这样,最后那个,因为你读不明白前两个在哪里,怎样能找到最后那个?一句话就是,司马迁用你贵州的生态智慧链这个两千多年前全球最为精华的生态文化智慧,来写作成书《史记——西南夷列传》,遗憾的是,两千多年来,僰人后裔的黔商却看不到老祖宗发明的生态智慧链,交由历史中的司马迁来玩,一玩就玩了两千多年!

      最后,一句“夜郎自大”,又一句“黔馿技穷”,再给你贵州来个永世不得翻身的精神枷锁。公元前122年,汉使王然于等人在云南,滇王尝羌因道路不通,不像今天有微信,故而老实本分地询问:“汉孰与我大?”,敬人家王然于一杯酒后,滇王尝羌又厚着老脸问:“夜郎孰与我大?”

     不想这个发生在酒桌或“茶话会”上的事,竟被“小的们”伪造为“夜郎自大”!

贵州屋脊、大僰竹根。

     事实上,早在公元前135年,唐蒙就带着3千兵士,还有近万“四川民工”,带上大量物资,在他收买的“四川商人”“蜀贾”带路下,从那个短命的秦始皇修建的五尺残道上,一路上用竹搭桥跨过贵州的凶险山水,进入今威宁迆那、中水这一带,见到了生态修为极高的夜郎竹王多同。

     据《后汉书》等记载,夜郎竹王生于竹溪之中,就是现在的贵州韭菜坪竹根水所养育出的一代人杰,“长养、才武”,乃文武双全的大人物,文能提笔安天下,武能提刀打江山之流。故而唐蒙见多同,送他很多财宝不说,还给多同的儿子一个汉阳县县令的官当当。这时,夜郎旁小邑均贪汉之缯帛,再加上大家都愚蠢地认为夜郎道凶险,量你汉武也拿我没办法,是进不了夜郎的。所以就暂且答应了唐蒙的结盟,这样,才有随后唐蒙开始自僰道(今四川宜宾)整修五尺道,经威宁、赫章、七星关这个西南地理中心南下广州。从做事的出发点看,竹王多同借汉武之力,开通五尺道,北连中原,南下两广,乃为万世子孙作想,好做生意。夜郎人非没本事,在其后公元前112年前,在23年间,夜郎“一国两制”,与西汉相安无事。但不想灭国之祸,竟来自当年也想重金“收购夜郎”未果的南越这个古国身上。公元前,南越造反,汉武令出巴蜀及南夷兵加以镇压,夜郎十万精兵出征南越,助力平叛。南越灭得很快,还等不到汉八校尉下牂牁江。这时已灭且兰的汉八校尉,干脆再灭了挡汉进云南的道的头兰这个部落国。战争形势发展很明朗。一开始,夜郎竹王多同还想着可凭借南越与汉对抗。但这时背靠南越两广已是不可能,在这样一个情况下,竹王多同不得不北上进京,接受汉武所授“夜郎王印”,从此退出历史舞台。

      回头说,公元前135年,多同见汉使唐蒙,场面盛大,两国之交,竹王可没说过一句废话。13年后,滇王大酒大肉招待汉使,还朴实地问汉使,汉孰与我大、夜郎孰与滇大?滇与夜郎和两拨汉使之交流对话,风、马、牛不相及,怎扯到夜郎身上?

    无奈滇王好客,朴实厚道,不但盛情款待,还慢慢问询,显西南地区古朴厚道的民风。故而“小的们”不好搞个“滇邑自大”出来。“滇小邑”有啥玩法?要搞就搞大的,竹王进京不算,让你夜郎竹妃也打不起精神来,所以“小的们”一拍脑袋,就搞了个“夜郎自大”出来安给夜郎竹王。

     一千多年前,那个写《水经注》的郦道元就搞了个“巴符关”出来,僰人后裔硬是无人识破,到了近代,还有人呢写文章说“巴符关”对头对头。为的是争个贵州哪里是夜郎。

华夏第一圣泉——贵州韭菜坪竹根水。只有看准趋势的黔商才能在“贵州第六张名片”上,大格局投资发展。

      再回看“黔馿技穷”,柳宗元是这样记载:黔无馿,有好事者船载以入。至则无可用,放之山下。其后才发生了馿死“黔虎”之口的故事!

       船载以入的馿非“黔货”,一点就破。今天,“夜郎一哥”揭柳宗元《黔之馿》之秘:柳宗元老先生或在为贵州这样的地方不服,就暗示说:不要以为少数民族地区今天被你们这些封建统治阶级和“小的们”搞沦落了,把人家生态之王夜郎赶进历史烟云,但你们强加给贵州的那头“馿”,是蠢馿,一定要死于黔虎之口的!

       以柳宗元乃大文豪,做个标题还有错?所谓“好事不出名、坏事传千里”,出名的事,常让人惦记着。包括后来的出自清朝的“夜郎自大”。但后来“夜郎自大、黔馿技穷”成为家喻户晓的汉语成语,或为精英的旷世策划也不一定。因为那时文化自乱,“殿本”与“百纳本”之争无所其极。敢说民间无有大智之僰人潜于暗流,顺手牵羊,让你高兴,将错就错,留下千古骂名,却是无毁之铁证,以让后世子孙识破,从而千古逆袭?

      到了明朝开国,“三分天下诸葛亮、一统江山刘伯温”的刘伯温,可说是智谋天下,但拿“黔虎”般生存于大僰山水间的僰族无法,遥看贵山贵水,无奈之下,写下“江南千条水、云贵万重山;五百年后看,云贵胜江南”千古名篇。刘伯温预言,随时代变迁,五百年后,在人类生态文明中央的中心长江、黄河流域,因为中国山水在云贵。但黄河流域的开发后来一直重于长江流域,中原地带过度开发后,原生态后发点还是在云贵。故生态文明精英的僰人后裔必将复出。

       全世界的好山好水在中国,中国的好山好水又出在贵州,今天,面对全球危机,“黔虎出山”的时代到来了。从《黔之馿》和《史记——西南夷列传》的记载看,“黔虎”是极具生态智慧的!有勇更有谋。

        但是,黔商要变“黔虎”,带动好“黔货出山”,现在不玩历史上的“五尺道”了,玩什么?黔商就要玩“互联网丝绸之路”,玩生态智慧链思维公式,请出生态文化的“夜郎竹王”,玩出风格,玩出大格局,贵州的后发之路在:大扶贫、大生态、大文化、大物流、大数据、大智慧、大共享、大创造、大诚信,黔商要建起贵州千古复兴的“竹王智塔”,天造人化,建立百年老店,实现基业长青,助力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

       那么,黔商今天思谋大发展,对于什么是生态智慧链思维公式,什么是人类“文化”精准定义还有个理解过程。先让我们冷静地听马云在演讲中怎么说!

 

《史记——西南夷列传》记载的“筰马”,是贵州对外的农产广告。

       玩“生态圈”的民族英雄马云说:我们浙商是很了不起的,是我们浙商考虑(问题考虑)得很透、很远、很广。每个人的事情做得好与坏,关键在于你看问题的深度、广度、角度,我觉得全国能做得好的企业家跟我们浙商一样,都对问题看得深度、广度、角度不一样。

  我们要了解宏观经济,特别是对整个金融、制造业市场的判断。我自己感觉,好日子不多了,但是应该这么讲,好日子本来就不多,做企业家好的时间是不正常的,不好的时间是很正常的。

  所以,如果你要选择做企业,你明白好的日子来了,你要格外珍惜,坏日子要学会适应,学会在坏日子怎么生存,我自己感觉,好日子不多了。

贵州韭菜坪大僰竹根水滋养出的农特产具备极强的进入大市场的优异品质。

  以前阿里巴巴非常困难的时候,我就鼓励我自己,我和我的同事讲,马路上没有车的时候只有两种方案,你有能力跑得快点儿,没有能力停下来修车。马路上车很多的时候,你就要非常小心。

  换句话说,经济形势非常好的时候,很容易出事情,企业出问题都是因为钱多出了问题,经济形势好的时候,是出大错的时候;经济形势不好,你想出也出不了什么问题,而且现在的形势不一定是坏事情。

  所以,天下之大,想清楚自己、想清楚自己企业的优势,你有什么、你要什么、你放弃什么,总会有自己生存的方法。

  以前企业家做企业老是叫等政策,今后要懂政策。国家的国策如果三令五申,四、五次,七、八次在讲的时候,你要非常小心。

  我跟公司里面的同事这么讲,我现在是董事长,我想做的事情,说一遍你们别把我当回事情,两遍也无所谓,当我七、八遍在讲的时候,你们要非常小心了。我也许做不到,但我会慢慢把它搞过去。

夜郎大河牛栏江的再生橘。李飞琴供图

      其实去杠杆、去产能也好,供给侧改革这两、三年来已经说了多少遍?很多企业家都把它当作文件在看,因为以前说得跟做得不一样,现在说得跟做得是一样的。但是只是政府、国家太大,一个政策下来得两、三年的时间。

  所以,有的时候要高度注意,一个政策出来,一个国家要想说什么话的时候,这个事情你要想明白,仔细听听它到底是真的、假的,是否真存在这个问题,你要提前两、三年做好逃跑、转移、升级的准备,而不能等到来了以后再改,那只能是断臂,来了再不改,你还想等待机会?没机会了。

  而且我个人觉得这一轮的经济去杠杆、去产能、去污染这些企业,从国家来看,从我们这些企业来看,我觉得去得好,必须死掉一批企业。这些企业在最有钱的时候、最有势的时候、位置最好的时候,居然没有去做这样的战略转型,居然没有看到这些问题,在最好的时候没有听懂国家的政策、没有看到未来的趋势的灾难性,不改,你说这些企业不死怎么办?我认为死一批企业也挺好的。

  很多人说企业不好、实业不好、实体不好,是你的实体不好,小米不是蛮好的?零售不好,零售也有很好的啊。金融不好,金融也有很好的。只是你没有去拥抱这个变化,你没有改变自己,你在最好的时候没有改变自己。

贵州“汉源僰根”是“黔货出山”的历史文化根基  摘自网络

  多年来在阿里我自己的感受很深,我那时候一直坚信一个东西,我的想法就是在阳光灿烂的时候修理屋顶,公司在形势最好的时候、业绩最好的时候、利润最好的时候、士气最好的时候必须改革,一定要在阳光灿烂的时候爬到屋顶上修屋顶,千万不要下雨、下暴雪的时候再跑到屋顶上修一修,你可能就摔死在屋顶上了。

  形势不好的时候,你要非常小心,该宰的宰、该萎缩的萎缩、该退缩的时候退缩,但是理想主义不能变。退缩不等于丢理想,要修复自己。

  我觉得很多企业不去想明白自己到底想干什么,所以形势一不好,就紧张,形势一好就疯狂,即使今天的形势绝对不是经济形势最糟糕的时候,其实往往是在路上经济形势非常好,人人看好的时候,大家是拥挤不堪的时候,是最容易出事的时候。

  所以,对我来讲,宏观好没什么,宏观好不一定轮得到我,微观差,砖头也不砸在我头上,反正我只要把握好这个趋势,看到什么东西是一定不能碰,什么东西有机会,什么东西别人不敢进去,把这些问题想明白了,然后按照定律一步一步往前走,还是有机会的。

黔商应在大扶贫中找准自己的理性定位。

  未来的制造业一定是服务业,而未来的服务业一定是制造业。大家记住,纯制造业的时代可能过去了,纯服务业的时代也过去了,更何况很多人都没分清楚什么叫制造业。

  我有时候开玩笑,大家说海底捞是服务业还是制造业?海底捞实际上是一个制造业,只是端到桌子上那一刻是服务员帮你端上来而已,它后面的采购、生产、材料整个就是一个制造业的过程。

  所以,大家讲虚拟经济,虚拟经济是偏金融的,要发展实体经济,一定要发展好虚拟经济,不要把实体经济和虚拟经济对立,金融不是坏东西,但是以前的金融没有发展好,不是金融不好。实体经济不是制造业,服务业是实体经济中最主要的组成部分,希望大家也要记住。

  我可以很负责任地讲,这儿大概有200人,未来30年以后,包括我们在内,大概有20家企业还能够参加浙商总会理事会就已经很了不起了。这绝不是危言耸听。你要做好准备的是,如何成为这20张门票。未来这个房间的人将会变成500家企业,但是我们这儿只能拿到20张门票。

  有一年中国移动召开高层会议,请我去讲,我忘了是哪年了。我那天讲,中国移动互联网会高速发展,但是一定不是中国移动、中国联通、中国电信,特别不是中国移动,那帮人特生气。我说我们可以打个赌。你们看今天的形势怎么样?往往最有资产、最有资源、最能干的那帮人去不到未来的。

  所以,我希望大家今天就是改变,你改变,你痛苦,只有痛才不会苦,你连痛都不行,你苦的日子是非常糟糕的。

  领导说中国未来五年将进口8万亿美元,大家有没有注意到?今年上海的进口博览会上,国家称将在未来五年内进口8万亿美元,在未来的15年内,进口24万亿美元。这意味着什么?对所有的制造业、消费产品进行颠覆性的冲击。

  WTO的游戏规则是什么时候制定的?里根总统之前,美国的经济政策跟今天中国的经济政策差不多,基础设施投资,制造、地产、出口。里根上台以后,迅速重新调整,扩大内需、扩大进口为主,由于美国当时的中产阶级人数也就是5000、6000万人口,进口量不到1万亿美元,重新制定了WTO游戏规则,重新确定了美元标准。

  大家想过没有,8万亿美元,3亿中等收入人群,而且在未来的10-15年内,将会有5亿的中等收入。中等收入不等于中产阶级,中等收入陷阱是没有把中等收入变成中产阶级,这是中国未来的15年内,将会有2-3亿的中产阶级、5亿的中等收入,还有8万亿美元的进口量,这将意味着重新写贸易游戏规则,所以制造业会发生很大的变化。

“黔虎出山”,是历史潮流。

  平台经济就是让别人比你更强,什么叫生态,就是你强,合作伙伴必须强,合作伙伴强,你也能强起来。所以,这种理念重新的颠倒和思考,是未来30年我自己觉得重新洗牌的关键点。

  一个企业能否做得好,一个企业的组织是不是设置得好,要什么样的人才,做什么样的产品,这个产品与众不同,关键在于你这个公司的思想跟别人不一样。

  有些东西是未来社会的趋势,利他主义、可持续发展、绿色、普惠,这些是未来30年你想活下来必须要运用的基本手段,联合国在推,各国国家都在推,全国老百姓希望,可持续发展,而且必须是绿色、普惠的,让大家受益,不是你受益。

  你可能说,别跟我讲30年,我3年都活不下去,你不想清楚30年,3年肯定是活不下去的,当然你想了30年,3年未必活得下去。

 夜郎一哥最痛恨的“话”。摘自网络

  “天无三日晴,地无三尺平,人无三分银。” 贵州在很多人的印象里,似乎永远都是那么一块落后而贫瘠的土地。重峦叠嶂的大山,成为经济文化交融的天然屏障,阻碍着贵州经济社会的发展,使得贵州人均GDP常年处于倒数。

       然而,就是从这片望不到头的千山万壑中,却有两个人冲破天堑,走向了世界。他们就是任正非和陶华碧,一个掌舵中国最大民营企业(华为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一个创造了畅销海内外的贵州品牌——老干妈辣椒酱。

  表面看来,任正非和陶华碧所处的行业并无任何交集,但在二人身上,却有着一脉相承的 “黔商精神”,都是踏踏实实做出了威震四方的中国民族企业。并且,他们在成功之路上,亦有很多相似相通之处。下面,我们就从其成长背景、创业经历、产品管理、市场原则、资本运作和为人处世等方面一一道来。

  1944年10月25日,任正非出生于贵州省镇宁县一个教师家庭,在7个孩子里排行老大。家中生活异常困苦,任正非常常饿得天旋地转,最大的心愿就是吃上一个白面馒头。祸不单行,父亲也被造反派打倒了,任正非一度想过自杀。生活的艰辛及心灵上的磨难,成就了任正非日后隐忍坚定的性格。他曾感慨:“我能真正理解活下去这句话的含义!”

  1947年1月,陶华碧(原名陶春梅)出生于贵州省湄潭县一个偏僻的山村。由于家里贫穷,陶华碧从小到大没读过一天书,早早担负起了家庭重担。她举过八磅锤,背过黄泥巴,背100斤才赚3角钱,她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是:“吃苦耐劳累不死人,只要肯吃苦,没得办不成的事。”

  对于任正非和陶碧华而言,贫穷是老师,它教会人生存。贫穷有压力,但它也使人的脊梁比一般人都硬些,知穷后勇,不屈不挠。

  贵州产业发展的“王”与“后”,他们的创业经历:都是不畏艰难大器晚成。1987年,初入商场的任正非被奸商骗走200多万,继而遭到深圳南油集团辞退,沦落到没有单位愿意招收的境地。此时,他首任妻子已成了南油集团的高级干部,两人分歧越来越大,最终只能以离婚收场,前行之路陷入无际的迷茫与昏暗。

  但任正非并未就从沉沦,而是走向了一条下海干实事的道路,时年44岁的任正非集资21000元人民币创立“深圳华为技术有限公司”。创立初期,华为靠代理香港某公司的程控交换机获得了第一桶金,随即决定自主研发技术,此后一路高歌猛进。20多年后的今天,任正非已登上福布斯中国400富豪榜,而华为也从默默无闻的小作坊发展成为力压群雄的全球巨擘。

  1989年,丈夫病故,陶华碧一家失去了最重要的经济来源,42岁的她用捡来的半截砖和油毛毡石棉瓦,一夜之间搭起了能摆下两张小桌的“实惠饭店”。也是在这个时期,她发明了豆豉辣酱,作为辅料送给顾客,兜揽生意。随着豆豉辣椒越卖越好,1996年7月,陶华碧借南明区云关村委会的两间房子,办起了食品加工厂,专门生产辣椒调味品,定名为“老干妈麻辣酱”。多年来一直风靡海内外,每天可以卖出130万瓶,销售额高达40亿,她生生把一瓶辣椒酱做成了享誉世界的品牌。

  陶华碧和任正非,都是40多岁才开始创业,并且上有老下有小,经济负担很重,却都敢于把大部分积蓄都投入到前途未卜的新事业中,这种气魄和胆量令人折服。

  而创业之路的重重困难也未曾打倒二人。当时任正非与父母弟妹挤在深圳一间十几平方米的小屋里,只能去捡菜叶或买死鱼来维持生活。而在华为的艰难时期,任正非得过高血压和糖尿病,患过抑郁症和焦虑症,并做过两次癌症手术,有一段时间都是噩梦,梦醒时常常哭。

       “夜郎一哥”提贵州打造“竹王智塔”、建设互联网丝绸之路思想:天造人化、天人合一。让天下没有倒闭的企业!

  创业之初的陶华碧,每天只能睡两个小时,捣辣椒溅起的飞沫让人眼泪直流,她却说:“把辣椒当苹果切,就不辣眼睛了。”产品生产出来了,陶华碧还得一个人亲自背着,送到各食品商店和单位食堂进行试销。

  “实干兴邦、空谈误国”,他们二人都选择了最慢,最重,最辛苦的模式来做企业,也正是他们身上的这种奋斗精神,改变了中国企业在世界的形象,让中国产品开始引领世界,他们是国人的骄傲与楷模。

      把沈万三、任正非、陶华碧放在一起比较,可以发现:自立进取、义利并重、通商天下、全球贸易,是三个杰出贵商共同的商业理想,也是黔商的价值取向所在。

      最为“可怕”的是,现在贵山贵水中跳出个自称“夜郎竹王千古转世要他做生态夜郎无冕之王”,不但揭开了夜郎之秘找到“汉源僰根”,挖掘出人类文明中央中心,精准定义人类“文化”之义,其策划推出的生态智慧链思维公式,创新的中华精英文化智慧引领下“天造人化、天人合一”的贵州互联网丝绸之路全球生态互信万链的打造可不是玩的。

     这就是历史发展的趋势和潮流。今天,“夜郎一哥”还现实贫困,但沈万三、任正非不贫困,陶华碧不贫困,一大群黔商不贫困。当记者以前同样是黔商,但经历了为愚蠢而来的倾家荡产娇妻飞后,不得不经历“上庙拼低保”惨痛生活的“夜郎一哥”,面对企业倒闭、老板跑路,员工失业,其在马云喊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之后,用在牛栏江畔的夜郎生态智慧的血与火喊出的:呕嘿嘿,让天下没有倒闭的企业!才是应该让中国首富马云和所有大国商人感到震撼的口号!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刊登广告 - 合作加盟 - 投诉建议 - 联系我们
  • 新葡京赌场网站网(www.jlsxwcb.com.cn) © 2018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新闻供稿QQ:779127119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茶马北街
    新葡京赌场网站网 吉ICP备09010549号
  • 新闻联盟成员